人口老化是世界人口分布变迁中无可避免的部分。2000年,全球历史上首次出现60岁以上人口多于5岁以下人口的情况。长者人数和比例增长比较任何其他年龄组别都快,而且在未来十年内将超过10亿人。预期到了2050年,年长消费者人数将增加一倍至20亿人。寿命延长,再加上生育率下降,是这个全球现象背后的主要推动因素,并早在50多年前已经播下种子。这两个趋势对已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人口结构的影响无法逆转,而且由于会影响到全球经济,因此不容忽视。

有关人口老化的主要挑战

人口分布的转变,令整个社会、公司及政府面对不少风险。这并非暂时的泡沫,而是全球人口分布所出现的史无前例的转变。人口结构老化最严重的后果之一,就是破坏了现有的社会保障系统。瑞士宝盛分析员Fabiano Vallesi表示:「政府需要为老化人口负担公共服务开支,以及劳动人口所能够产生的税收金额之间的差距正在扩阔。」不少国家正尝试避免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特别是透过提高退休年龄或减低退休金福利。另一个让人忧虑的问题是劳动人口的减少,这意味着经济产出降低,导致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然而,这种人口分布转变还是有好的一面,就是「年长消费者」的出现。越来越多长者在60岁后仍承担一定程度的工作,继续担当纳税人;而大部分60岁以上人士也相当富裕,具有积极的生活態度,越来越年轻的心态和独具慧眼的品味。

富裕的退休一代

已发展市场大部分长者家庭的孩子已长大离家,因此年长人士拥有大量空闲时间和相当高的可支配收入,其资产和储蓄水平远高于年轻一代。30年前并无长者消费高于年轻一代的所谓「老化经济体」。于2010年,全球已有23个老化经济体;到了2040年,估计将增至89个。举例而言,英国50岁以上人士的个人消费比50岁以下者为高。美国的消费分布亦相似:开支最高的组别为55至64岁,其次是65至74岁的组别。Vallesi解释道:「这种情况背后的原因在于人们工作累积财富,到大约退休年龄时,家庭的资产净值往往达到高峰。」「然后,人们提取早年累积的资产,以支付长时间及不明确退休后时期的进一步消费。」在美国,55岁以上人士仍是最富裕的年龄组别,退休人士的收入中位数持续上升。从2000到2011年间,65岁以上年龄组别的美国家庭资产净值中位数有所上升,而同期所有其他年龄组别者均下降。

富裕的年长消费者十分注重健康

年长消费者被界定为60岁以上的人士,他们在医疗保健的开支高于任何其他年龄组别实在不足为奇。今天,60岁以上人士占美国总医疗开支近五分之三。医疗保健公司广义而言,包括提供协助长者日常工作的机器以至助听器的科技公司,以及传统的制药公司。因此,在未来数十年,对医疗保健公司的产品与服务的需求应该会继续上升。另外,与年轻一代比较,年长消费者在房屋、休闲和娱乐方面的支出亦非常高。长远而言,明白年长消费者需要的公司很可能就是未来的赢家。Vallesi补充道:「所有公司所面对的挑战,将是开发有助满足老化人口需要的产品和服务。」

日本拥有全球最年长的人口,超过四分之一人口年龄为65岁以上,是领先的年长消费者市场。因此日本进行了大量研究,从而更有效了解长者的购物态度和行为。日本公司积极推出创新产品和服务,以迎接年长消费的市场。

更多信息

您是否有兴趣进一步了解年长消费者的市场趋势?您的专属客户经理将乐意提供更多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