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page is not available in your selected language. Your language preference will not be changed but the contents of this page will be shown in English.

如需選擇其他地區站點,請瀏覽以下的瑞士寶盛業務據點選項。倘若未提供您所選地區,請前往我們的國際站點。

電子服務

請選取
其他電子服務

您的所處位置是根據您的 IP 位址而得,這與您的國籍或居留地並無絕對關係。

Newsletter

Sign up for Insights newsletter

Newsletter

Sign up for Insights newsletter

在危機發生前,許多人已經開始關注食物對環境的影響。我們為食物里程而煩惱,擔心肉類的碳足跡,試圖購買當地產品,並增加對有機和可持續食品的追求。

身處危機時期讓我們更深入地思考如何飲食
作為消費者,我們大多數人都自己做飯,這是前所未有的。其中有趣的是烹飪在社交媒體上風靡一時,比如在美國的酸麵包競賽和香蕉麵包烘焙。更複雜的一面是,我們需要為自己和家人規劃和準備一日三餐,參與食材的處理和加工。這些經歷在過去30多年中已被遺忘,部分原因是在辦公室午餐、即食零售商、餐館和外賣服務的興起。

因此,許多人現在對購買食物時更加謹慎,我們的消費習慣也在相應調整。其中一些食品公司長期以來一直是道德購物的先鋒,也在對這些不斷變化的習慣作出反應。在另一個層面,新冠疫情給全球基礎設施和供應鏈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因此,各公司一直在審視他們從農場到餐桌銷售的產品。

在高端市場上您可以看到像洛杉磯的Erewhon這樣的商店,它被描述為「洛杉磯 [最豪華] 的食品雜貨店」。它是當地名人的聚集地。《洛杉磯雜誌》(Los Angeles Magazine)將其描述為「在那些能夠支付4美元買一個牛油果的人中激發了類似邪典般的崇拜」。在殘酷的價格競爭是常態的市場中,Erewhon的獨特賣點(USP)是高價格和高利潤的超級手工食品,其背景故事讀起來就像高檔的水療服務的宣傳冊一樣。

好萊塢的大牌明星會關心他們的飲食(同時對價格不敏感)並不令人驚訝,但成為良知型消費者的願望已經遠遠超出了西海岸精英的範圍。在英國,Co-Op食品雜誌對道德消費習慣進行了20多年的跟蹤觀察。其2020年《道德消費報告》(Ethical Consumerism Report)指出,在過去一年,「走地雞蛋是消費者食品和飲料支出中變化最大的項目,上升了15.2%」。緊隨其後的是植物性食品,增長了11.4%。有機和公平貿易食品的佔比也在上升。大約三分之一的購物者計劃在2021年購買更多的植物性和公平貿易食品,58%表示他們希望支持當地商店。

要減少碳足跡,選擇吃素是大多數人可以做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這個規律在世界各地反復出現
2018年,消費者研究組織Mintel報告稱,相比其他主要經濟體,傳統「肉食大國」德國的純素食主義者比例最高。事實上,許多國家現在更關注如何飼養牲畜,因為工廠化農場可能會成為病毒庫。動物保護協會(Humane Society)在2020年9月的一份文件中呼籲全世界逐步淘汰集約化養殖,以減少未來大流行病的風險。

毫無疑問,素食主義和純素食主義在良知型消費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根據聯合國(United Nation)的數據,肉類和奶製品佔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14.5%,因此,要減少碳足跡,選擇吃素是大多數人可以做到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其中,牛肉、羊肉和奶酪是碳足跡最大的三種食物,而牛肉的碳足跡遙遙領先。決定因素是這些動物消化食物的方式和所排放的氣體(主要是甲烷)。

這些動物還需要大量的土地,無論是放牧還是生產玉米等飼料。特別是牛,它們的放牧地以前往往是森林,所以對環境會帶來雙重打擊。這也是為什麼畜牧業佔據了70%的耕地。

好消息是,素食主義和純素食主義幾乎在各國興起,尤其是在年輕人中。但另一方面,許多國家的肉類消費正在上升(豬肉和雞肉為主,而不是牛肉),這也算是向好的方向邁進。

還有一個正面的現象,就是肉類替代品的興起。「不可能漢堡(Impossible Burger) 」就是一個縮影。根據尼爾森(Nielsen)的數據顯示,在新冠疫情初期,植物「肉」的銷量增長了264%。2020年底,麥當勞推出了與別樣肉客(Beyond Meat)聯合打造的無肉漢堡McPlant。當然,無肉漢堡是在工廠裡製作的,對環境仍然有影響,但人們普遍認為,無肉漢堡比牛肉為地球帶來更多的裨益。

能源行業綠色變革很大部分的動力來自於投資者。

在道德飲食方面,仍然存在著許多矛盾。
有機食品也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大量的研究顯示,儘管有機食品有很多好處,倘若將有機食品對土地的更大要求納入考慮範圍,工廠化種植實際上對環境的影響可能會更少。瑞典查爾姆斯理工大學(Chalmer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2018年一份報告的作者之一解釋說:「我們的研究表明,在瑞典養殖的有機豌豆,比傳統養殖的豌豆對氣候的影響大50%左右。對於某些食品來說,差異甚至更大。」

在這些情況下,研究人員指出,更好的做法可能是種植非有機農作物,每種植一公頃就留出一公頃或更多的野生土地。同樣,取決於所使用的栽培方法,在陽光明媚的西班牙種植西紅柿並將其運輸到北歐的許多地方,可能比在歐盟其它地區種植西紅柿更具能源效益。基於這樣的原因,有人建議,當談及可持續飲食的未來,將有機食品銷售的增長作為衡量消費者興趣的指標,而不是衡量成功的指標,這可能是更好的選擇。

瑞士寶盛經濟和新世紀思維研究部主管Norbert Rücker先生指出,在所有這些複雜因素之外,還有更難衡量的因素。衡量生物多樣性的損失是其中之一。這與氣候變化有關,但不一定總是符合氣候變化的趨勢。他解釋說:「雖然有可信的計算顯示,地球上非凡的物種種類每年都在萎縮,但這種衡量標準與我們的消費習慣或企業活動缺乏明確的聯繫。」

尋找可持續的方案
可持續飲食顯然是一項複雜的事情,這個問題涉及到許多相互關聯的驅動因素,而解決的方案也可能如此。能源行業綠色變革很大部分的動力來自於投資者,他們越來越多地認為,對那些會破壞環境的企業進行投資的風險太大。我們會在食物領域開始看到這種財務壓力。總部位於倫敦的FAIRR Initiative是一個幫助識別集約型畜牧業供應鏈中ESG相關問題並將其列為優先事項的合作投資者網絡。該組織的Teni Ekundare女士最近告訴英國《金融時報》:「除非採取行動,否則[肉類行業]有可能會步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後塵,成為資產擱淺的行業。」

您希望瞭解更多關於主題投資,以及在您的投資組合中應該反映哪些重大趨勢嗎?

> 聯繫我們